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六楼的图画日记

It's been so long I have waite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花开年华  

2007-09-07 11:26:35|  分类: in me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想起吖畅家死去的那株绣球花,昨天和田老师闲聊的时候突然很想念这株淡紫色的绣球花。

秋天凉凉地过来了,rainman也在一句话日志里说到。皮肤绷得很干,所以我相信秋天来了。汕头没有秋天,直到11月还可以穿着夏天的热裤,于是缺少优雅。瓶子们总是有一些让旁人匪夷所思却不谋而合的举动,光头的space也设了限制,就像以前也用space的rainman。我想我只是隐瞒得更深一些。就像吖畅的绣球花,一旦不小心被发现,就选择灿烂一季然后死去。

瓶子党很久都没有聚集聊天了。三个人都在的时候并不多。奇怪的是,直到我和光头都enjoy单身了,rainman又陷入情网。看那些甜蜜和痛苦,常常感觉很熟悉,也只能予以理解,瓶子总是知道无论多辛苦的时刻,最终只有自己救得了自己。

这样的紫色淡得足够让我深爱。长大之后,发现宇华当年一直向往的那一类女人,原来也是我的目标。聪明,独立,优雅,不张扬。大概就是这种淡紫色的五月绣球花。总要经过一番磨砺,再渐渐成长。

学习,工作,旅行,照顾别人,然后慢慢地像绣球花一样开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