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六楼的图画日记

It's been so long I have waite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07-05-30 12:37:15|  分类: in me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同沙沙。岛。

 

他说,离开武汉,越快越好。第一次,我没有想过去安慰他一直烦闷的心绪。到广州的第一天,发了短信告诉沙沙,我失踪一段时间。没有回复。想必,他知道我又跑了。

我们就像一个岛。或者是,武汉就像一个岛。承载不起,一点点瓶子的伤怀。

昨晚和阿盘聊天,说起我那个很好的G型朋友。突然很想念沙沙。我们一直很勇敢,却对感情敏感脆弱。或许,很多性的牵绊,总会逃得远远的。而我突然同情他,像同情一只受惊就跳起的兔子。然而不过是一个擦汗的动作。然而不过是同床共枕。

MIn说我选择了自虐的路。虽然我坚持这样对我最好。而会不会,我就在不知不觉中放掉那个最适合我的人。不敢也不敢。那么温柔的起端 ,我不敢却不能。

长大以后,连感情也变得很复杂。于是只有不断地逃离,不断地回归。心里不断刺痛和伤怀,抑制欲望。抱一床被子,抱一个枕头,抱一个人,绝不是因为我需要安全感,只是因为我喜欢。那上面的味道,那上面的纹路,那上面的触感 。

脑袋空白,岛一直漂浮。于是想要放开,急切地想见到rainman。像见到自己。或许只有单纯地看见自己,心情才不会过于复杂。

在广州的几天,谢谢阿盘。

祝我中山之旅,单纯快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